爱上书屋 > 都市言情 > 农家宝妻 > 第二百一十七章

第二百一十七章(1 / 2)

这厢家里安宁了,刘夫人才让胖婶去西跨院把被自个拘着的刘书言放出来。

刘书言来的十分匆忙,大概是因着担心自家娘亲跟嫂子,所以一路小跑过来。进门的时候,已经是气喘吁吁,脸色惨白了,显然是犯了一场难受的。

“娘,大哥嫂子”刘书言进门,见自家大哥正同嫂子打闹,而花厅也没那些堂叔堂婶横眉冷对的刁难场景,一颗心才放进了肚子里。

刘书来见自家二弟面色有些差,也没心情在玩闹了。他自然而然的过去扶了一把自家二弟,神情担忧道:“可是又难受了?怎么脸色这么差?”

刘书言无力的笑了笑,“没难受。”顿了顿,似是怕自家大哥不相信一般,又说道,“那会儿听到几个婶子过来,我担心她们再说难听话,所以有些着急了。”

刘书来闻言,拍了拍他的脑袋,“你这脑子怕是读书读傻了吧,就你这小身板,就算过来怕也不够那几个老娘们招呼的!”

大概是说中了刘书言的心事,让本来就有些愧疚的刘书言,心里越发不得劲。他也知道,自个身子差,只能是家里的拖累,半点头帮衬不上家里。

想到这里,刘书言的脸上不免生了几分颓色。

倒是林宝茹在后头拽了没心没肺的刘书来一把,转而看向刘书言说道:“你当二弟同你一样啊,二弟是读书人,只要他能考中功名,日后就能做咱家的依仗。”

说着她还笑眯眯的看向刘书言,真切道:“二弟,嫂子没上过学堂,不过也听说过万事皆下品惟有读书高的道理。你大哥没那个心性,让他读书考功名铁定是指望不上的。如今,咱刘家可就只能指望你了啊!”

刘书言迟疑一瞬,情绪依旧低落的笑了笑,“嫂子,我记得了。”

林宝茹怕他钻牛角尖,笑着说道:“你也别以为嫂子是宽慰你呢,我告诉你啊,你要是在我们村,如今怕都一村子人争相敬着的香饽饽了”

刘书言面露惊讶,随后不可置信的说道:“我这病秧子?”

他一说这话,已经落座的刘夫人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就是刘书来,都难受起来。先前他头一回去桃溪村找林有志麻烦的时候,可不就是因着那人给了自家身子骨本来就不好的二弟难看?

后来回来后,他听管家说二弟犯了一场难受,使得他越发恼了林有志。

之后加上林宝茹的事儿,新仇旧恨的,他更是瞧不中林家大房那一家子。

林宝茹挑眉,显然没想到刘书言竟会这般自我评价。

她心里有些叹息,这还只是身体单薄呢,可好歹还有家人相护,有亲人疼惜呢。若是落在她前世那般的经历,哪怕病了伤了都只能自己扛,那岂不是要颓废死?

想到这里,她就不由多了几分正色,十分不赞同的说道:“二弟,你是读过书的,该知道不妄自菲薄的道理。我不说旁的,只说天底下比你身子差的何止一二,难不成大家都要像你一样就为着几声咳嗽就纠结什么病秧子不病秧子的?”

“孙膑迫害遭受膑刑,身体残疾,尚且还能写出举世闻名的兵法,司马迁受宫刑而著史记。这些人,哪个不惨!要是都天天里沉湎于悲痛,那还能成?”

她皱着眉,说的郑重其事,甚至还带了几分责备。

“大道理我也就不说了,就说你每回说这话的时候,想过娘的心情没有?你是觉得随口一说,可那话落在娘心里,她该多伤心多自责!”

说实话,林宝茹跟刘书言打交道不多,毕竟这小叔子除了去学堂就是窝在院里看书。而前些时候,她又早出晚归的压根赶不上一家人一道吃饭,所以碰面时候都少。

不过既嫁来了,她总不能看着他日日这般。之前不曾碰到也就罢了,如今碰到了,林宝茹就看不得他自怨自艾。

对于林宝茹而言,再难的日子都能熬下去。哪怕是她,又何曾没有遇上过难熬的时候?尤其是在前世,缺失亲情的悲苦日子过久了,她就格外渴望一家人团圆和睦的生活。

前头在桃溪村,守着王氏跟宝茹几个,就算穷一些累一些,她也高兴欢喜。

如今,嫁到了刘家,她自也想要欢喜着过。

边上的刘书来跟刘夫人见她说的有些严厉了,都有些担忧,唯恐她这话再伤了刘书言。

刘书来拉了拉自家黑心莲的袖子,干咳一声道:“行了行了,说这些做什么。”

倒是刘书言低着头,一脸羞愧的拱手道:“嫂子说的是,往后我不这样了。”

林宝茹见他没再钻牛角尖,这才舒了一口气。这一舒气,她就想起自个这番话,是在婆婆面前说的,当真是托大了。

于是,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自家婆婆,然后缓缓走到刘书来身旁小声嘟囔道:“我刚刚是不是是不是说的也冠冕堂皇的?”

毕竟,大道理可不是谁都乐意听得。而且,就算说,好像也轮不到她来说。

刘书来还没说话呢,就听得刘书言又开口了。

最新小说: 综漫之我为至尊 我真没想当上门 木叶里的一只懒货 灌篮做好配角 纯情的邹先生 超级穷婿 剑破万道 墨少家萌宝排好队 我真不是师尊 傻丫修仙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