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章(1 / 2)

水叮咚一见胡丽婉亮出烈火飞剑,立刻将隐形珠喂进嘴里。

但她一介凡女,哪能有胡丽婉的动作快,就在隐形珠进嘴的一瞬间,光芒一闪,烈火飞剑划出一道耀人的光幕,已向她劈面砍到。

秦玉昂大吃一惊,厉叫一声:“不准伤她!”

从胡丽婉身后急扑上去。

同时胡力瑧长剑出鞘,“铮”的一声,将烈火飞剑挡了回去。

他三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出动,一响之后,胡丽婉飘身到半空之中,秦玉昂一扑落空,转脸去看,水叮咚已经隐身不见。

但就在水叮咚方才站立之处,一条非金非革的鞭子抖了出来,水叮咚斥骂一声:“泼妇,我今天教训教训你!”

鞭稍扬起,抽向胡丽婉足踝。

“打妖鞭?”胡丽婉一阵冷笑,“我可不是妖狐族,这打妖鞭对我无甚威胁!”

她看不见水叮咚身影,当即扬剑劈出,烈火飞剑划出一串艳红的光芒,砍向打妖鞭鞭柄。

水叮咚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急忙后退。

那打妖鞭在下午与妖狐族拼斗之时,可说随心所欲伸缩自如。

比如她一鞭挥出去,想的是要缠住妖狐足踝,明明鞭子不够长,可只要她是这样想了,鞭子不仅会暴长数尺,而且会像灵蛇一样,不用她挽出鞭花,鞭稍也会自动缠向妖狐族的足踝。

但如今面对胡丽婉,打妖鞭虽然依旧灵动柔韧远超人间兵器,但既不能够伸长缩短,更不能够随心变动。

她一鞭挥出,鞭子完全是按照力学原理,鞭梢所指,乃是用力的结果,而非心之所向。

幸好有隐形珠强大灵力作支撑,水叮咚行动之敏捷,比之胡丽婉不差多少。

况且她身上完全不受力,胡丽婉也不可能伤得了她。

但饶是如此,胡力瑧一见胡丽婉挥剑砍向鞭柄,依旧轻喝一声,纵身而起,横着一剑向烈火飞剑劈出的那一片光幕划了上去。

“哧”的一声响,就好像剑锋割破了一匹厚粗布般。

胡力瑧虽然灵力受制,既不能使用仙术,更不能凭虚凌风,然而他本身功力远超胡丽婉,这一剑划出,光幕立收。

胡丽婉半空中一个大翻身,向后逸出丈许,窈窕的身段仍在空中微微摇晃。

胡力瑧左手伸出,虚握住了打妖鞭鞭柄。

水叮咚自然对他毫不设防,任由他握住鞭柄、实际上也是握住了水叮咚的右手,带着水叮咚一同落在了地上。

两人均不说话,只是冷冷盯视着半空中的胡丽婉。

胡丽婉“咯咯咯咯”一阵惨笑,说道:“胡力瑧,你对我如此绝情绝义,咱们走着瞧,我绝对不会让你们轻松快活!”

静夜苍茫,她的笑声显得格外清晰,然而她的身影,却随着一阵清风吹过,消失在了夜空里。

水叮咚松了一口气,随手将打妖鞭重新围在了腰间。

胡力瑧回过脸来,看着秦玉昂,说道:“秦兄可还有话要说?”

秦玉昂阴测测地看着他,明知他再难有机会跟水叮咚旧情复合,心中感觉空空荡荡。

不过他还是保持着他作为男人的尊严,回过脸来冲着水叮咚沉声一问:“这条打妖鞭原是我秦家所有,怎么到了你手里?”

这件事说来话长,水叮咚尚在琢磨,胡力瑧已经开口替她作答。

“秦兄应该知道,凡宝物皆会自寻主人,如今除了叮咚,其他人根本碰不得打妖鞭,所以秦大堡主已经将这条鞭子赠与水姑娘了!”

秦玉昂双眉一扬,仿似还有话说,但最终却只仰起头来,眼瞅着皎洁圆润的月亮,眼中竟似有些水光闪动。

不过他当然没有当真落泪,正所谓“男儿有泪不轻弹”,何况是当着他爱的女人,更当着他的情敌!

他只是慢慢吐出了四个字:“好自为之!”

一转身,他走向了道观的方向。

许是心神激荡,他居然踉跄了一下。

“他心里……肯定很难受!”

胡力瑧瞅着秦玉昂远去的背影,轻轻一叹。

事实上水叮咚心里也不好受。

幸好她仍然隐身隐形,就算眼眶发红,胡力瑧也看不见。

先前美好的心情,经此一闹,已经荡然无存。

两个人都不说话,静悄悄地进入延州城内。

之前水叮咚跟胡力瑄曾经在一家客栈订了房间,那匹五花马也在客栈里,所以两人直接去了客栈。

因为时间已晚,两人也不用走正门,直接翻窗进到房间里。

两人已经有过很多次同房歇宿的经历,况且跟蓝嵬嵬方战一场,更有胡丽婉阴魂不散,胡力瑧也不放心让水叮咚独宿。

最新小说: 墨少家萌宝排好队 我真不是师尊 傻丫修仙记 魔性难移 红衣罗刹 勒少的心尖萌妻 重生医凰:世子又追来了! 我在古代做良心书商 下堂王妃的幸福生活 大唐新豪门